只想吹爆下睫毛

人如其名。

你永远也不知道谁的生命会在下一秒钟戛然而止。

瞎摸的一只幼年果叮~

人品爆发的产物。画风见人名~

圣战之后(伍)的剧透!猜猜小莱茵身上的血哪些是他自己的!第一次画战斗受伤人物,不喜轻喷~ @神经病晚期  @南疆君  @医学滚滚

自己瞎糊的一张果叮~

 @神经病晚期 大大你要的前两篇,刚截了个图。^-^

圣战之后(肆)

        天空之上,立着同样面无表情的秩序神祗,而且,他们大部分都是罗兰做永夜那时得罪过的。

       “肮脏污秽的黑暗死灵,居然敢闯入秩序与光明的聚集地,那么你显然也做好了被抹除的觉悟了。准备受死吧。”不知是哪位大佬开了口,声音残酷而又冰冷,铺天盖地的神威向着莱茵哈特压下来,似乎想要把他彻底碾碎。

       莱茵哈特被这股威压震得体内的黑暗力量一阵不稳,但对于那位神祗的话,他居然有种想笑的冲动。他想起这不就是陛下说的中二病吗!虽然不得不承认,他头顶上的那些家伙,确实有中二的资本。

       压下翻涌的能量,莱茵哈特镇静地开口:“别说的那么肯定,你怎么就能确定是你们抹除我,而不是我抹除你们呢?”(某亡灵宰相内心os:陛下保佑我!我是亡灵大帝永夜的贴身侍卫,兼管家,兼帝国的历史记录者,大帝最信任的仆从,也是为大帝建立亡灵帝国立过无数战功的将军,我走路带风,我走路带风,不管多紧张,这个逼也一定要装下去,绝不能丢了陛下的颜面!)

      “哼!不自量力!抹除我们?就凭你一个小小的亡灵?”一股主神级别的威压直直降下,莱茵哈特猝不及防,险些被压得跪下去,但他最终还是站住了,同时,一股无名火也从他那颗停止跳动多年的心脏中冒出来,论实力,他确实是不如这些存在了几个世纪甚至几百个世纪的大佬,但是这些秩序神祗如此轻视和欺侮他,让他着实不爽。他努力在神威中挺直腰杆,任凭乌黑的血液从唇角溢出,如一杆纯黑色的长枪一般直直地挺立在光明汇聚的秩序之地。

      莱茵哈特冷笑道:“看来过了这么多年,你们的确是忘了当年永夜陛下是如何横扫人间神界,把你们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唯恐避之不及的了。如今的西罗确实是比不上当年席卷了大半个世界的亡灵大帝国了,但是,陛下的威严也是不能被随意轻视的!我,莱茵哈特,西罗帝国的宰相,黑暗骑士的导师,永夜大帝最信任的侍从,为了陛下的威严,为了亡灵大帝国的荣耀,哪怕粉身碎骨,也一定要让你们这些狂妄的家伙付出惨重的代价!”

       语毕,他猛地收剑横劈,黑红色的剑气斩开了身旁困压束缚他的神威,他将身上的学士长袍向后一甩,露出了里面寒光凛凛的铠甲,带着熊熊的怒火和似乎能斩开一切的剑意,毫不犹豫地向着天空上的秩序神祗冲去。

       ---------------圣瑞群山----------------

       正和艾耶说笑着游玩的罗兰突然觉得心中一紧,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罗兰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向冥府神侧的方向回望。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死神的眼睛,艾耶轻声问道:“怎么了?”

       “老大,我突然觉得很不安,好像有人出事了!不如咱们回冥府看看吧!”罗兰感受着自己突然开始不受控制的心跳,皱着眉对艾耶说道。

       艾耶很少看到罗兰这么认真的样子,心中有些讶异:“难得有事情能让你这么不安,走吧,一起回去看看。”

       两人飞快地向着冥府飞去。

------------------------分割线---------------------------

       另一边,财富女神贝雅娜正向秩序神侧极速冲去,她一边飞一边在心中祈祷:那只罗兰的小忠犬,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啊!要是害死了他,可就看不到老大和小忠犬为了罗兰吃醋撕逼了!呃,虽然以老大的涵养是不会做出撕逼这种事的,但腹黑面瘫攻和温柔忠犬攻,到底哪一个才是那位冥府之主的菜呢?我可是已经准备好要给硫磺山城的腐女们全程直播了!绝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出岔子呀!

       突然,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贝雅娜震惊地抬起头,就看到天边,有一颗闪烁着银色光辉的星星坠落了下去。

       “我靠!秩序神侧……有神祗陨落了?天哪……那小家伙是有多猛啊……”财富女神,月亮女神,音乐之神此刻在不同的地点齐齐发出了同样的感叹。

       罗兰和艾耶也一起抬头,面色凝重。

       人间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中,和平了这么多年,突然见到神陨,普通人都已失了分寸,只有那些人界的强者,在猜测着神界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未完待续)-----------------

 @南疆君  @医学滚滚 

       


      

晒晒自家的年夜饭~

圣战之后(叁)

        在艾希大陆的历史上,亡灵宰相莱茵哈特一直是亡灵中的异类,他具有智慧,却不像其他智慧亡灵那样好战。但素有“一上战场就发疯,毫无理智的死亡战车”称号的他,真的疯起来,也很少有人能抵挡得住,毕竟这家伙可是有违抗过上级命令,连战十七个日夜转战两千里一举灭掉一个王国记录的人啊。                  
       但就是这样恐怖的存在,也有过不可为人所知的黑历史。若问莱茵哈特他此生最大的黑历史是什么,他一定会说,那天,面对着一个腐女,一个基佬,以及一干围观吃瓜的大佬们,他感受到了冥府诸神森森的恶意……       
        亡灵大军回到西罗时都已经很晚了,解散了军队,莱茵哈特回到宫殿处理政务。他一向勤勉,况且亡灵本来不会疲惫,等他处理完事情,夜已经很深了。生者们大部分都已睡沉,外面已经没有多余的灯光,只剩下银白色的月亮,用它那柔和的光芒照耀着艾希大陆的每一寸土地。不知为何,这一晚的月亮似乎比平常更大、更圆,也更明亮,细细的光线汇聚在一起,融成银白色的轻纱,混合着夜晚淡淡的雾气,温柔地笼罩住整个西罗。           
        莱茵哈特敢说,就是他活着的时候,也从未见到过这么美丽的月亮。他轻轻地走到窗前,打开窗户,让银月的光辉洒进屋内。起初在硫磺山城的那点不安,在这柔和而美丽的光芒照耀下完全消散。他抬起头注视着那轮圆月,银白色的玉盘被他墨绿色的瞳孔映出,在他的眸中形成美丽的倒影,莱茵哈特完全陶醉在美丽的月景中,丝毫没有注意到那洒进屋中的月光不知何时悄然凝聚,在他脚下团聚成了传送法阵的阵法雏形。            
        比先前更加浓烈的不安感猛地撞击莱茵哈特的心,迫使他从赏月的陶醉中醒来。但还是晚了,几乎是在莱茵哈特反应过来的同时,法阵启动,莱茵哈特被拖了进去。         等莱茵哈特再醒过来,眼前的景色就全变了。各种颜色的光辉飞舞萦绕,让人眼花缭乱,但这些光华的运动似乎又是循着某种规律的,它们一下又一下的聚散,如同雾一般遮住远处的宫殿,给人一种神秘又威严的感觉。          这是神辉!莱茵哈特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貌似……被那个坑爹的传送阵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            
        某亡灵宰相的心中已经被疯狂刷屏:鬼呀!出了什么事情!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被传送到这里!我最近明明没得罪人!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TMD好像是秩序神侧的地盘吧!尼玛!有神来了啊啊啊啊啊!          
         ——————冥府,春之大地——————            
         财富女神贝雅娜此时正一脸懵逼。愣了三秒后,一声尖叫响彻冥府:“啊啊啊啊啊——派翠西亚!你怎么把他传送到秩序神侧去啦!”             
        月亮女神同样一脸懵逼:“靠!怎么弄成随机传送啦!”         音乐之神索罗诺斯的表情已经麻木了:“贝雅娜,派翠西亚,不管怎么样,不想被愤怒的罗兰和老大分尸的话,先想想补救的办法吧……”               
         “……”冥府的三位大神,此刻瞬间想起了曾经,冥府被那个疯狂的实验家和他身旁的宠妻狂魔所支配的恐惧。         贝雅娜猛一咬牙:“奶奶的,老娘现在立刻就赶往秩序神侧!希望那小家伙不要太脆弱,能撑到我赶到就好!不管怎样,就是为了咱们腐女姐妹的眼福,也一定要把他救回来!老娘还指望着看老大和他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好戏呢!”                
        派翠西亚一脸感动:“不愧是咱们神界绅士联盟腐女派的中流砥柱!加油!我现在就去召集人手,你要等我们去支援你!”               
        索罗诺斯彻底无语,他实在没想到这俩大姐这时候了还惦记着看戏呢,沉吟了一会,他说:“我去通知其他人,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绝不能让老大和罗兰知道!尤其是罗兰!”              
        三道人影化为三道流光,向着不同的方向爆射而去。
        ——————秩序神侧,圣光神系——————     
        原本宁静祥和的神界此时已经硝烟弥漫,战斗一触即发。
        莱茵哈特神色冰冷,他知道和这些极端仇视黑暗力量的大佬们没有什么可谈的,和他们解释显然也不会有用,他的手已经抚上了腰间别着的长剑,他不喜战争,但如果战争真的来临,他也绝不畏避。
        “一切为了陛下!”他低声自语,拔出长剑指向了秩序神界的天空。
   ------------------------------(未完待续)--------------------------------

@医学滚滚  @南疆君
        呜呜呜,真对不起,上了高中手机被家长没收现在才有机会发,前两个已经被Lofter删掉了……哭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