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吹爆下睫毛

人如其名。

我也不知该叫什么(关于疯巫妖的小段子)

                这里新人,求点评,求轻喷!
                    -------西罗帝国行政厅-------
        一亡灵之下万亡灵之上的帝国宰相莱茵哈特,此刻正一脸崩溃地看着正座下长桌边的那些亡灵君主们打成一团。昔日的蜘蛛侯爵英俊的脸庞已经有些扭曲。
         “陛下啊!您什么时候回来啊?您快回来吧!作为帝国的唯一良心和正常人我真的快受不了这群战争狂了啊!您知道那些家伙们多疯狂吗?隔壁月精灵帝国的一只宠物犬跑到了咱们国境内,他们居然提议用禁咒轰死那只狗!并且为了用冰河世纪还是枯萎术已经打了十天十夜了😭!!!陛下,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您快回来收了这群祸害吧!”
        在第十一天的夜晚,几乎整个西罗都感受到了自家良心的宰相大人几乎实质化的黑气和恐怖的怨念。
              ---------然而此时----------
        “阿嚏!阿嚏!!啊--阿嚏!!!”正在圣瑞雪山度假的罗兰狠狠打了几个喷嚏。
        “怎么了?”一旁的艾耶关切地问(死神大人您这么温柔贤惠您母神知道么?)。
        “唔,大概是着凉了吧,不过巫妖会着凉么?老大,圣瑞群山可真美,不拍几张照片都对不起自己耶!”罗兰笑了笑,“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闻言,艾耶的嘴角勾起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弧度:“这里都是雪,没什么风景,我带你去过去我们高山氏族人王宫的遗址看一看吧。”
        “哎!好啊好啊!老大最好了!不介意我带些东西回去研究吧?”罗兰一脸狡黠的笑容,金色的头发,含水的碧色眸子,精致的面容,搭配在一起,竟是别有一番动人的滋味。
        “随你。”艾耶无奈地笑了,深如潭水的墨色瞳中是自己都未察觉的宠溺神情,“不过你也悠着点,要是给我搬空了,老祖宗过来找我 ,我第一个去抓你。”
         “嘻嘻,知道了!哎哎,老大,那边那边!好美的花!”罗兰说着又冲了出去,也许只有在这位亦师亦友的古老者面前,他才能尽情地释放自己性格中的孩子气。
         艾耶轻轻摇了摇头,追了过去。
        巍峨美丽的雪山上,留下一串串印着欢乐的脚印。
       
         “呜呜呜…陛下…”来自莱茵哈特的微弱悲鸣,则被死神强大的死亡魔力所掩盖,永远都传不到欢乐的人那里。 @医学滚滚

评论(5)

热度(3)